豆瓣日记: 【欧洲自由行游记】法国巴黎篇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满分作文大全

本文来自豆瓣网友: 闻城

更多有帮助和启发的好内容,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豆瓣”

这次旅行自去年6月份已经10个月了,我在北京干燥而雾霾缭绕的空气里度过了整个冬天。这个冬天里,我结识了翟老师。于是一个人的旅行变成了两个人。

欧洲的签证其实还蛮好办的,在此单独开个口,就不详说了。起点从到达法国开始。

(https://www.douban.com/note/545688209/)

飞机落在巴黎的傍晚是初春,三月末,北京已然可穿单衣,巴黎却风雨破寒初,冻得我们瑟瑟发抖。用Uber打了个车,直奔先前预定好的Airbnb,塞纳河畔一间极具特色的欧式公寓,盘旋的木楼梯,老木门,以及暖黄色的光,都让疲惫的飞行渐渐舒缓。早年无限向往的巴黎真的就在脚下,无数坐在高中教室日夜幻想着的浪漫之都,居然来的比想象更早。

房东是四川女孩,热情周到的交代了我们日用品放置处便离开,此时的国内已是午夜。我与翟老师毫无睡意,放下东西便拿着相机出门刷街。虽然带的衣服都很单薄,却依然没有影响我们夜游巴黎的兴致。夜晚的巴黎处处都是令人舒适的黄色光芒,密集的信号灯和十字路口处红绿交替,路上行人不多,街边的小酒吧和餐馆里坐满了刚刚下班的法国人,红酒杯碰撞间优雅微笑。


我们在Bastille附近漫无目的的溜达,随意的拍拍照,看见街角的Cheese Sandwich,我与翟老师相视一笑便毫不犹豫的走进去。不得不说,初尝欧洲油腻的食物,还是被资本主义的腐朽所惊艳到了,芝士的浓香配合着培根的肉香,面包焦而不胡,正合适的口感。看着玻璃窗外悠然的路人,想来我已真正远离了焦躁的城市开始度假。


这几年在北京,从未放下浮躁的心境。北京的城市节奏太快,要是一不小心,连感情都变得浮光掠影。我习惯于倚靠步履不停而置身事外,可每一次旅行都从未带给我需要安定隽永。


时差使我们在第二天清晨五点就精神抖擞,辗转几时,拉开窗帘,天色还未大亮。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巴黎虽说是慢节奏城市,可人们并不懈怠,法国人在初春凉爽的天气依然坚持晨跑。


我们从苏里桥穿到塞纳河上的岛屿,一条左右都是小店的街道横穿小岛。天刚亮,大部分商店都没有开门,透过橱窗,精致的手工工艺品罗列在货架上,每一件都充满灵气。岛上的小超市正在贩卖新鲜蓝莓,蓝莓果粒像葡萄一般大,吃在嘴里多汁甘甜,我感叹着:“看来以前没吃过蓝莓!”

事实上,除了餐饮,巴黎的物价和北京差不太多,可平均收却大有悬殊。据房东说,巴黎的最低收入在2000欧元每月。


圣路易桥头,一家早餐店在道路拐角吸引了我们。此时9点刚过,餐馆里的服务生穿着笔挺的白衬衫,黑色的背带裤和领结,忙碌的身影在面积不大却满满当当的店里穿梭。上班前的法国人拿着报纸喝着咖啡,手里的牛角面包吃了一半。这家店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惊喜,无论橙汁还是热巧克力,新鲜和醇正的口感比刚剥开的橙子还要惊艳。当然价格也非常割肉,一顿早餐人均大概20€。


从圣路易桥走到西堤岛,穿过一个小公园,后面便是巴黎圣母院。当然此时我们并不知道,悠闲瞎逛的未知感让眼前的一切更加惊喜。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经典哥特式建筑风格,一座座雕像伏在建筑墙体表面,宏伟壮观令人越靠近越震撼。

巴黎圣母院的钟楼是10点开放,而门口早已排起长长的大队。当我们对巴黎圣母院后知后觉时,还以为这是进入正殿的道路,便也随起大溜儿排队。直至跟随古巴黎盘旋的石梯阶阶上升时,才恍然意识到这是通往钟楼的道路。当然这里并没有雨果笔下的爱斯梅拉达和“钟楼怪人”。可在“奇幻怪物走廊”里欣赏哥特式鸟兽雕塑,俯瞰晴天的巴黎城市,依然觉得无数次出现在电影里的场景在此刻既真实又梦幻。


从钟楼下来绕到教堂正殿前的广场,才真正被她的雄伟所震撼,进入巴黎圣母院无需买票,一个简单的安检便可进入。教堂内的廊柱顶入苍穹,彩色玻璃窗映着正午的太阳射进绚烂光芒,圣经中的故事在玻璃上完美拼接,古老的岁月痕迹让人心生敬畏也倍感安宁。

我们走到教堂祈祷的前排,安静坐着,感受这神秘又庄重的氛围。忽然一位看上去德高望重的神父走过来,将最前面遮挡的围栏撤去,并邀请坐在前排的人去第一排正中间。我和翟老师一脸懵逼被请到第一排坐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四五个依然看上去德高望重的神父走上祭台,身边所有人拿出小本圣经,往后一看,已经坐满了人。原来正赶上布道仪式,大家随着神父一起唱歌祈祷,烛光窜动,我和翟老师尴尬的对着口型,在最显眼的地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从头到尾只听得懂“哈利路亚”,对于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我们来说,伴随着身边资本主义大妈鄙视的目光,只有无限尴尬。

我小声对翟老师说:“你说这儿给我戴上戒指会不会很灵?”说着把翟老师送我的戒指摘下来递给他,翟老师小心翼翼的四下观望了一番,迅速把戒指戴在我手上。于是我们也算在圣母玛利亚和诸神的眼皮子底下,做了一件不知道灵不灵的事儿。


从巴黎圣母院出来在广场上偶遇了王凯在拍戏,话说“靖王”真人真的是又高又帅。


广场上的鸽子成群飞起降落,落在你的手上、肩上以及……头上……和鸽子一起玩很久都不觉得枯燥。欧洲真的满地都是鸽子,而且所有的鸟都不怕人,你如果追它,它最多也是跑快点,完全不想飞。想到中国鸽子的警觉性,在这个鸟为食亡的世界,欧洲养尊处优的鸟儿一定我大中华鸟儿的手下败将!恩!一定是的!


傍晚,我们去之前预定好的米其林三星餐厅赴宴。Le Cinq餐厅位于GerogeV大街的四季酒店内,环境和服务都没得说,食物的话对于亚洲人来说有点腻,虽然量并不算大,但点了两个set,吃到最后连甜点都吃的很艰难,主菜也没有吃完。当然,这顿饭于我们而言只是一次体验,毕竟在这个人生阶段衣着得体的在米其林餐厅品尝精致的法国大餐相比于风餐露宿的艰难生活,更像是一次遥不可及却又始终追逐的目标。两个人吃了740€,确实割肉,也是这次出行数一数二的消费。


夜晚的小雨淅淅沥沥打湿巴黎的街道,我们一路漫步到凯旋门,凯旋门下燃烧的火炬在夜幕中格外耀眼。我当时在远处有种回到国内的既视感,心想:“卧槽?国外也有在十字路口烧纸的?!”

走近才知道这是法国人为了表达对烈士的怀念而建造的长明火,据说火炬自1921年燃烧至今。有点像我们的“英雄纪念碑”。


终于一夜好觉,第二天起床太阳已高。清爽的空气、风、声响、抽烟与我们擦身而过的法国姑娘,以及身边的这个人都赋予我对旅行新的认识。

我们依然放慢在巴黎的速度。

埃菲尔铁塔该是巴黎的必去景点,可就在去埃菲尔铁塔的途中还遇到了一点小插曲。来前很多人曾提醒我们法国不太安全。虽然表面并没有太多感觉,可却真的让我们碰上了。在地铁里我们正要去人工窗口买票时,一个穿蓝色制服的年轻人拦住我们,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牌子一闪而过,示意我们他是工作人员,然后带我们去自助售票机买票,过程中一直问翟老师有没有零钱,当时我们确实没零钱,他就很着急,手一直往钱包里伸,翟老师就下意识的防着他。就在这时,背后一位同胞用中国话大喊:“小心小偷!”

这时我们才猛然警觉,再一看,那个年轻男孩已经撒丫子跑了。后来我们分析,估计当时那个年轻人负责吸引我们注意,有其他人在我身后想要偷我。遗憾的是,我当时啥也没带!

所以说,同胞就是同胞。


到达埃菲尔铁塔后仍然心有余悸,看见推销的黑人就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插花”,据说一不小心被他们插在你头上,你就必须要买了……

晴天坐在战神广场的草坪上,看云朵漂浮,艳阳忽进忽出。远处蓝天下是人类智慧与建筑工艺的结晶埃菲尔铁塔。此刻心都变得柔软起来,脑中的回忆断断续续,想那些少年时憧憬的一切美好。初中被漫友系列连载言情小说洗脑,无限向往自己一身正装站在几十层高楼办公室落地玻璃窗前,端着一杯热咖啡看夜色车流,或者在深夜的公寓里一个人舒适躺在床上用MacBook上网。

这一切而今看比那时想的要容易许多。然而当一切实现的时候,远没有想象那么激动人心。


傍晚时分,天色已暗,我们游荡在cour carree里寻找卢浮宫的入口,cour carree四面墙四个门围绕着一片空地。其中有拉小提琴演奏的艺术家,也有吹奏管乐的艺术家,优美的旋律在巴黎很是常见,几乎在每个桥头、街道都会有这样的演奏,并非为了卖艺,演奏本身对他们而言就是财富和快乐。

穿过cour carree,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终于出现在眼前。对于画画的人来说,卢浮宫无疑是膜拜艺术的最高殿堂,大量世界名画和名雕,馆藏艺术品数量达40万件,其中《蒙娜丽莎像》《维纳斯雕像》和《胜利女神雕像》吸引着全世界的艺术爱好者前来观摩。夜游卢浮宫是有经验的朋友推荐的,卢浮宫只有周三和周五是开馆到晚上9点45的。这个时间段不仅人少清静,也无需排队买票。门票单人15€。

走进卢浮宫,激动的心情已经无以言表,热泪盈眶。卢浮宫从0层开始分三个方向,每个方向是一个主题馆,进馆后检票,逛完出来再去下一个馆还需要检票,可以无限进出。我们依次逛了古埃及馆、油画馆、雕像馆等等,不得不说,巴黎居民从小在这样的艺术氛围下成长,感觉人人都会点艺术,不会才是很奇怪的事情,很多人拿着小板凳在雕像边临摹画画,还有艺术学校的老师带着学生围坐在走廊讲课,整个场馆内的艺术气息让人既羡慕又感动。


在维纳斯身边合影。


与《蒙娜丽莎》合影。


夜晚闭馆前,已经逛的精疲力竭。因为一点小事和翟老师大吵一架。我们总会因为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让谁,吵过后又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初识翟老师时,被我们的默契所吓到,常常不约而同的说同一句话,往往我在给他发